中小银行IPO:影子股东会计变更增厚业绩

2016-05-12

随着近年来城商行在港上市频传捷报,参股这些银行的上市公司股东们(也就是市场热炒的影子股东)也是心满意足。所参股银行的成功IPO不但使其先期投资入的资金大幅增值,同时上市公司还享受着银行稳定的分红。如今,对于上市银行中的股东来说,更有了一种让投资收益在财务报表上翻倍的新手法——变更参股银行会计核算方法。
青岛银行大股东青岛海尔日前表示,将对所参股的青岛银行变更会计核算方法,这将使得青岛海尔净利润增加高达逾6亿元。
《证券日报》记者发现,与青岛海尔有类似想法的还有作为重庆银行股东的力帆股份,早在2013年年末重庆银行上市后不久,力帆股分也曾用此方法使得其当年净利润增幅达到逾三成。随着越来越多地方银行在港上市,作为这些银行的影子股东变更会计核算法将成为快速提升净利润的一条捷径。

变更参股银行会计核算 青岛海尔盈利激增6亿元
近年来,上市公司参股金融机构的现象愈发普遍,而参股银行更是成为大多数上市公司的首选。这当中除了银行业的稳定高利润分红回报外,更为吸引它们的则是所参股银行一旦上市所带来的上市“红包”。在众多银行股权的转让信息中,不难发现,多家接盘的上市公司均指出,所参股银行一旦成功上市将带来可观投资收益或类似的表述。
《证券日报》记者发现,作为银行的上市公司股东,其所拥有的银行股权除了上述好处外,还有着另一种更大的增值可能,那就是对参股银行变更会计核算方法。
青岛银行股东之一的青岛海尔对外发布公告称,在该公司董事会上审议通过了《关于变更对青岛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会计核算方法的议案》,将自2016年1月1日起对青岛银行的会计核算方法由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变更为长期股权投资、并以权益法确认损益。据记者了解,2014年之前,青岛海尔将持有的青岛银行股份列入长期股权投资,并以成本法确认损益。在2014年10月30日,其将此笔长期股权投资重分类调整至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会计科目。而自今年起,青岛海尔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第2号——长期股权投资》规定,再次将青岛银行的会计核算方法由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变更为长期股权投资。
对于此次变更会计核算方法,青岛海尔方面也给出了自己的解释。青岛海尔指出,2015年12月3日,青岛银行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上市,截至目前,青岛海尔及其控股子公司合计持有8.12亿股青岛银行股份所对应的股东表决权,占青岛银行发行后总股本的20.01%。此外,谭丽霞、周云杰还代表青岛海尔及委托方担任着青岛银行董事会董事职务。
由于具备上述条件,使得青岛海尔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第2号——长期股权投资》中规定的,投资企业对被投资单位具有共同控制或重大影响的长期股权投资,采用权益法核算。
将持有青岛银行股份变更会计核算方法后,青岛海尔盈利情况也将因此大为改善。
由此将会增加其2016年当期投资收益53176.57万元,考虑递延所得税费用后将会增加2016年当期净利润45094.24万元,减少其他综合收益45094.24万元。此外,由于调增长期股权投资的账面价值并计入营业外收入,还将会增加青岛海尔净利润16684.07万元。“本次会计核算方法变更后,对公司所有者权益的整体影响较小,对公司未来的净利润能够产生积极的影响”,青岛海尔在公告中表示。


重庆银行股东早有先例 力帆股份增收“立竿见影”
通过对参股银行变更会计核算方法,以增加企业盈利的作法,在银行的上市公司股东中其实早有先例。《证券日报》记者发现,早在几年前重庆银行上市后,该行股东力帆股份就通过变更重庆银行会计核算,使自身收益得以大幅增长。
据力帆股份当时公告披露,自2013年12月份起,公司对所参股重庆银行的会计核算将由成本法变更为权益法。据力帆方面测算,在将对重庆银行会计核算方式变更为权益法核算后,公司2013年半年度净利润与未变更会计核算方式相比增加约1.41亿元;据此合理预测,力帆股份2013年度预计净利润与未变更会计核算方式相比,增加值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的比例将有可能超过50%。
对于此次变更会计核算政策,力帆股份解释,“公司目前稳定持有重庆银行9.93%的股份,且派有董事会成员,直接参与了董事会的运作,虽对其不具有控制,但对重庆银行的经营决策具有重大影响。”因此,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第2号》的相关规定,采用权益法核算。资料显示,自2013年11月份重庆银行在香港上市后,力帆股份公司境外控股子公司力帆国际通过香港联交所二级市场陆续购买其H股共计1.39亿股,约占重庆银行发行后总股本的5.17%。这使得力帆股份与力帆国际合计持有重庆银行约9.93%的股份,成为当时该行的第三大股东。
而力帆股份在重庆银行上市不久的变更会计核算的作法,也对上市公司业绩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力帆股份2013年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24亿元,同比增长高达32%。“公司全年度预计净利润与未变更会计核算方式相比,增加值占净利润的比例将有可能超过50%”,这句曾经的解释显然也从力帆股份当年盈利高增长中得到了印证。

银行H股IPO不断 或成影子股增收捷径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青岛银行、重庆银行的上市公司股东,青岛海尔以及力帆股份都是在各自所参股银行成功上市不久即变更会核计算方法,并借此大幅提升了各自的盈利水平。随着上市银行特别是上市城商行的不断涌现,这些银行幕后持股比例较大的上市公司股东或许也将更多用此手段将自身盈利快速提升。
此前几年,受益于中国经济的蓬勃发展,彼时的商业银行也迎来了获利丰厚的黄金发展期,每年的巨额分红早已经成为一些入股商业银行的上市公司的重要利润来源,这些可观的分红收益让先期潜入这些银行的上市公司股东收获颇丰。随着这些年银行高增长局面不再,净利润增幅大幅下降甚至零增长的情况屡见不鲜,银行业稳定的利润回报也将不能持久,这让各家股东急需寻找其它回报途径。
而由于越来越多地方银行近期在港上市交易,上市银行中的上市公司股东名单也在逐步扩容,那些“潜伏”多年的上市公司守得云开见明月后,其当初对于银行的参股投资已变成了“活跃市场中有报价、公允价值可计量的长期股权投资”,而其中也不乏对银行持股比例较高的上市公司股东,对银行“具有控制、共同控制或重大影响”,这都为它们变更会计核算法创造了条件,未来不排除将会有更多的上市公司股东通过这一手段,变为其提升自身净利润的一条捷径。

石芯瑜、舒雨馨摘自证券日报